大家都在搜

水墨丹青绘神韵 ——记山水花鸟画家刘石艺



 

  刘石艺(原名刘学习),字永坤,号石艺。1973年出生于中国书画艺术之乡萧县,山水花鸟画家,现居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山水画高研班导师助理,中国书画之乡美术家协会主席,梅岭书画院院长。


  •   刘石艺的作品,以墨荷和墨牡丹为主,气韵生动,形神兼备,趣味横生。尤其擅长中国大写意、花鸟及书法,章法独具匠心。其画法初学齐白石、吴昌硕,后又以青藤、八大为风范,作品气势磅礴,水墨淋漓,自然天成,故其作品有较高的格调和品位。

      2003年,安徽省电视台《走进画乡》栏目组中作了 “石艺花鸟艺术”专题报道。2006年,又在CCTV4和CCTV7播出。《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大众科技报》等多家报刊上发表。出版有《石艺花鸟集》、《石艺水墨精品集》、《石艺画荷》等多部个人作品集。

      其作品先后在北京、南京、上海、深圳、香港、日本、韩国及北京军事历史博物馆展出,有数十幅作品被美国、新加坡、加拿大等国家高等院校和美术馆收藏。

      从2018年至2019年,作品先后参加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展览并入围十二次,入选九次,获奖一次,入选收藏二次。其中:

      2018年6月,作品《大壑清音》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第四届“八荒通神”哈尔滨美术双年展;

      2018年7月,作品《燕山深处云谷秀》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中国梦?燕赵雄风全国中国画、油画作品展》;

      2018年8月,作品《工厂记事》入选“升庵诗画”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9年6月,作品《盛世荷风》入选“悲鸿精神”第三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9年6月,作品《故道情深》入选第二届“邮驿路 运河情”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画;

      2019年7月,作品《塞北小雪》入选美好中国.二十四节气主题创作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9年8月,作品《幽谷梵音》入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暨“万年浦江”全国中国画(写意)作品展;

      2019年8月,作品《幽谷润无声》入选“重温经典”第四届娄东(太仓)全国山水画作品双年展;

      2019年10月,作品《和谐港湾》入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丹青山河·心系人民”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9年12月,作品《水乡流韵》入选第二届‘白山黑水·美丽四平’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并获奖。

     
      (崔 娜)
     
     
     

      浅谈画家“刘石艺”花鸟艺术——清趣雅墨绘百态

     
      徐晓凡(书画评论员)

      拿到石艺先生的作品集,看到里面既有鸿篇巨作,又有精致小品。他的作品题材涉猎广泛,以大写意见长,花果、鱼虫、飞禽、竹、兰花、荷等等。细细品读每一幅作品,一股清风雅气拂面而来,令人赏心悦目。

      萧县自古有“文献之邦”之美誉,人物荟萃,春秋三贤(闵子骞、颛孙子张、颜子柳)皆孔门高足;今为文化部命名的“中国书画艺术之乡”。其中刘开渠、朱德群、王肇民、萧龙士、卓然、吴燃等著名的艺术大师都是萧县人,可见当地文风盛行、名家辈出。刘石艺出生在这样的地方,自幼耳濡目染,师从国画名师郑正先生,在书画技法上不断研习,颇具书画灵气,后又进修于京城,得名师邓福星、张立辰指点,在书画创作上日益精进。

      下面我将从石艺先生具体的几幅作品中表达一下我的感受,散谈其中的“美学意蕴、用墨技巧、写意技法”。

      荷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格一直影响着国人,“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等名诗词句被历代传颂。石艺先生爱荷绘荷,墨荷是他擅长的题材之一,画面淡泊宁静,富于幽雅情致。

      《只留清气满乾坤》这幅荷花作品,完美的诠释了中国画的“虚实之美”,国画大师黄宾虹曾在书画理论中提到“疏可走马,则疏处不是空虚,一无长物,还得有景。密不透风,还得有立锥之地,切不可使人感到窒息。”这幅荷塘作品中田田的叶子,紧紧地挨着。莲叶荷梗穿插交错,大笔浓墨处看似密不透风,却又有恰到好处的点缀和留白,疏中有密,密中有疏。全景构图,留白之处使得虚实关系明确而传神,石艺先生把握了现实中荷花的美感并加以升华,赋予了荷花全新的美学意蕴。翠鸟独立枝头,与荷叶的相依多了些许灵动,醉人心扉。

      采访中得知《故道风情》这幅作品是石艺先生在故黄河畔写生时创作的,他从现实生活中捕捉灵感,从平凡生活中发现艺术的语言,巧妙地将抒情的韵味融于画作之中。一枝莲花劲直而起,大笔浓墨处荷叶垂落,画面留白处,有水鸟飞入,似在寻觅那才露尖尖角的小荷。可见石艺先生画荷花时,一定成画于胸,放下了对繁杂世俗的倦意,内心清气升腾,雅韵恒生。

      寥寥几笔看似简单,却能够体现出它所表达的特殊意义和事物的特性,一股顽强的生命力跃然纸上。画中大片的留白,使画面空灵清净,正所谓“以少胜多,以小见大,以拙代巧,以简代繁,以空代实,以淡代浓,以不似代似,以刹那代永恒”。这幅作品传神而不平淡,简单而不枯乏,笔墨语言厚重老辣,自具风貌,堪称上乘的写意佳作。

      石艺先生能在传统的基础上有创新与突破,取法古人,扬长避短,相互融合。他笔下的荷花取八大荷的厚重弃孤傲,取硕翁荷的苍润弃劲直,取大千荷的雍容弃妖冶,他的荷,厚重苍润,雍容灵美。他笔下的荷塘气势磅礴,笔墨意蕴厚重,呈现出空灵、飘渺而深远的意境,潇洒的画笔下流露出豁达豪迈的诗意,空灵的碧波、清雅的莲花、飘逸的荷叶、熟睡的莲蓬、驻足的仙鹤,相依的鸳鸯,具有非常强大的艺术感染力,给观者以奇妙的审美体验。

      竹兰也是石艺先生常画的题材,他以独特的笔墨把竹的“精、气、神”融为一体。“墨色结构、人品象征、意境渲染、真实生动”四点俱佳,竹叶里面的浓墨、重墨、淡墨、涩笔,虚实处理的恰到好处。变化自然,具有节奏感,展现出清新氤氲,秀雅劲直,灵动唯美的清竹风貌。浓墨的竿、叶为近,淡墨的竿、叶为远,浓墨的竹节为刚,淡墨的竹筒为柔、运笔飞白,刚柔并济。竹叶相掩、兰花相生,气韵流畅,他的竹子没有郑板桥的雅气劲直,涩笔枯墨,给人一种无限生命力的征服感。

      石艺先生的《雁来红》很生动,笔墨处理得当,技法锤炼语言简约大方,发挥了传统笔墨的优势。突出笔墨的变化,又颇具创新艺术,很有新意。雁来红叶片层层重叠形成的韵致,以及题跋笔意的变化,使简单的画面呈现出生动的趣味。鸡冠花在秋天的苍劲中还带有滋润,艳丽中有一种含情。这幅作品很有匠心,很有自己的创意,而且用笔比较潇洒、大胆。从整体画面来看,他从传统中去学习领悟,转换为自己独特的笔墨语言,颇有几分韵味。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自古以来,世人多以艳丽色彩绘制牡丹,略显雍容富贵,而石艺先生画集中的墨牡丹让我眼前一亮。在我看来,它比色彩靓丽的牡丹更有视觉冲击力,用纯水墨写意的手法传达出了牡丹的不同秉性和气韵。他的墨牡丹优雅脱俗,水墨淋漓苍润,既有传统笔墨底蕴,又合乎现代人审美要求。“色、光、态、韵”各臻其妙,自成一体。石艺先生大胆用墨,墨分五色、以水养墨,以墨显色,使作品达到晶莹剔透的境地。在叶子的处理上,他画得密,用墨也较浓,浓密的叶簇拥着淡雅的花,使花显得更加醒目。花蕊则以点墨的方式画出,用笔相当随意灵活。独俏枝头的花骨朵是画面活了起来,孕育生命的生机感充满画面。在他的墨牡丹中你能看到一种远离世俗喧嚣的宁静,一种酣畅淋漓的绽放,写意即写心,意在笔随,境由心生。

      他驾驭画面空间的能力和构图技巧非常娴熟,不论是扇面小品,还是丈二巨幅,都挥洒自如,颇具风韵。大画看意境、小画看情趣,笔墨线条在他的手下用活了,蝉翼轻薄,飘逸灵美。仔细观察他的画,用墨活泼,不呆板。笔墨的干湿浓淡,线条的粗细虚实,控制得娴熟有度。

      他的写意花鸟,逸笔草草,可以表现出无限丰富的意涵;兰的飘逸、竹的劲直、荷的摇曳,鸟的飞动、蛙的跳跃、鱼的游曳,蔬果的丰硕,草虫的触须,无不生动自然,他的作品创作灵感取之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仿佛一首诗歌,令人陶醉。

     

      祝愿他在书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精进上行。

     

    画家刘石艺作品赏析

     

     

     

     

     

     

    署名:(崔 娜)




上一篇:宗恩法师佛前供花的禅意哲思
下一篇:北京仁达汇文助力2019非遗品牌大会暨非遗新造物圆桌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