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特使的乌克兰故事与其他人不同



  华盛顿(美联社)-在众议院弹劾调查到目前为止,人们通常都在讲述一个前后一致的故事。

  

FILE - In this Oct. 17, 2019, file photo U.S. Ambassador to the European Union Gordon Sondland, center, arrives for a interview with the 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House Permanent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 and 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 on Capitol Hill in Washington.  (AP Photo/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File)

 

  由美联社提供档案--2019年10月17日,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抵达华盛顿,接受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众议院情报常设特别委员会(House Permanent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和国会监督与改革众议院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On Intelligence)的采访。(美联社图片/Pablo Martinez Monsivais,档案)还有戈登·桑德兰。

  美国驻欧盟大使表示,他无法回忆起其他目击者以生动生动的细节叙述的许多与他有关的事件。他说他确实记得的谈话,他有时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记得。这些差异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们涉及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与乌克兰打交道的弹劾调查中最关键的一些会议和对话。

  桑德兰几乎肯定会在这些前后矛盾的问题上受到压力,还有据说他在去年7月与特朗普进行的一次新披露的谈话,当时他周三在弹劾调查人员面前作证。

  看看桑德兰的说法与其他证人的说法有何不同:

  论与米克·穆瓦尼的互动

  他们:多位目击者描述了桑德兰和白宫代理幕僚长之间的亲密关系。

  亚历山大·温德曼中校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桑德兰说,桑德兰在敦促乌克兰官员开启特朗普希望进入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和政治对手乔·拜登(Joe Biden)的调查时,引用了与穆瓦尼的一次讨论。另一位白宫国家安全官员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表示,桑德兰曾多次谈到与穆瓦尼的会晤。她援引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Bolton)的话说,两人之间的另一个联系是,他不想参与“桑德兰和穆瓦尼编造的任何毒品交易”。

  他:桑德兰说他很了解穆瓦尼,可以挥手打招呼--仅此而已。他说他可能和他打过一两次电话,但没有提到乌克兰。他不记得与他就乌克兰或其他问题举行过任何静坐会议。

  ____

  关于交换条件

  他们是:代理驻乌克兰大使威廉·泰勒,告诉议员桑德兰他自己表示,“一切”--对这位乌克兰新领导人的白宫访问,以及对这个前苏联共和国的军事援助释放--都取决于公开宣布对2016年大选和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Burisma)的调查。布里斯马是乌克兰天然气公司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董事会成员。

  他:这就是事情变得复杂的地方。桑德兰在闭门作证中表示,他不会以任何理由拒绝提供军事援助。不仅如此,他还说,他不记得与白宫进行过任何关于拒绝提供军事援助以换取乌克兰帮助总统竞选的谈话。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给自己留出了一些回旋余地,称他向泰勒发出的一条短信表示,他向泰勒发出的一条信息表明,没有任何回报来自特朗普。

  几周后,在泰勒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提姆·莫里森的证词将他置于关键讨论的中心之后,桑德兰以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修改了他的陈述。他表示,他现在可以回忆起9月份的一次对话,当时他对乌克兰总统瓦洛迪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的一名助手说,在乌克兰公开宣布腐败调查之前,军事援助很可能不会

  ___

  他在乌克兰政策中的作用:

  他们:希尔描述了6月份桑德兰的“大爆炸”,当时他声称自己负责政府的乌克兰政策。她感到愤怒和震惊,她回答说:“你没有。”“我说,‘戈登,谁说你负责乌克兰?’”希尔说。“他说,‘总统。’好吧,这让我闭嘴了,因为你不能对此提出异议。“

  他:桑德兰说,他不记得有谁质疑过他对乌克兰的责任,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是按照总统的权力行事的。他现在说,他认为自己的角色是支持而不是领导。

  当被问到他是否曾告诉过国务院或国家安全官员总统让他负责乌克兰的事情时,桑德兰回答说:“我不记得了。我可能有,我可能没有。再说一遍,我不记得了。“

  ____

  在7月10日的关键会议上:

  他们:来自多个证人的证词集中在7月10日在白宫举行的两次关键的、有时是紧张的会议上,会议涉及美国和乌克兰领导人的组合。有几位与会者表示,桑德兰当天明确表示,白宫的一次令人垂涎的访问与该国公开宣布的腐败调查有关。他只是“脱口而出”,希尔回忆起他说:“好吧,如果这些‘能源行业的调查’开始的话,我们和幕僚长达成协议。”温德曼也记得桑德兰那天说过,乌克兰人必须对比登斯夫妇进行调查。

  他:桑德兰告诉我们一天的不同版本。他说,他不记得提到过乌克兰的调查或布里斯马。他描述的那一天唯一的冲突是在特朗普和泽伦斯基之间是否应该立即安排通话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他是赞成的。

  _____

  与同龄人的关系

  他们:希尔回忆7月10日会议后当面责骂桑德兰,提醒他需要适当的程序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作用。她说,当桑德兰在乌克兰官员面前提出调查并立即结束会谈时,博尔顿“强硬了”。温德曼也表示,他向桑德兰明确表示,他的言论是不恰当的,“而且我们不会介入调查。”

  他:桑德兰不记得希尔、博尔顿或其他人对他在乌克兰的工作有过什么疑问。

  事实上,他说,博尔顿签署了整个乌克兰战略。“事实上,在2019年的春夏期间,我只收到博尔顿大使和希尔博士的亲切答复。从来没有人向我提出过对我们乌克兰政策的任何关切。“当希尔离开她在政府的职位,他回忆说,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告诉他保持联系。

  ____

  根据他可能--或者可能--没有给出的建议

  他们是去年春天被召回担任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的玛丽·约瓦诺维奇,告诉议员无论是在一次闭门证词中,还是在上周的一次听证会上,当她面临总统长子和保守派媒体人物的公开攻击时,她都去桑德兰寻求建议。她说,桑德兰鼓励她在推特上支持特朗普,认为这可能有助于解决问题。

  “他建议我要么大发雷霆,要么回家,他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你知道,发一条推文,表扬总统,诸如此类的事情,”尤瓦诺维奇周五说。她说,她认为他是善意的,但这样做会过于党派和政治。

  他:当被问及那次交流时,桑德兰说“我真的不记得了”,也记不起他曾经和约万诺维奇谈过她的职业生涯。当被问到如果别人这么说他会不会感到惊讶时,他回答说:“可能吧,是的。”




上一篇:70%的美国人认为特朗普与乌克兰有关的行为是错误的
下一篇:周二弹劾听证会的7起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