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他的处境比大多数人都深”:共和党弹劾调查中心参议员



  

a man wearing a suit and tie: In a letter that Senator Ron Johnson, Republican of Wisconsin, released this week, he repeatedly appeared as a supporting character in a series of events House investigators are scrutinizing.

 

  c Erin Schaff/“纽约时报”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Johnson)本周发表的一封信中,他在众议院调查人员正在仔细审查的一系列事件中多次扮演配角角色的角色。华盛顿--特朗普总统在参议院最坚定的支持者中,有些人扭曲自己的立场,以免卷入针对他对乌克兰施压活动的弹劾调查。

  还有参议员罗恩·约翰逊。

  长期以来,约翰逊一直是乌克兰的直言不讳的拥护者,2010年在茶党浪潮中当选的威斯康星州东北部制造业大亨,在弹劾调查中直接落地。他现在正在成为特朗普最直言不讳的国会盟友之一。

  报名参加早间简报通讯

  约翰逊在特朗普的乌克兰政策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11页斜线和烧录信他周一被释放了。在这个故事中,他一次又一次地作为配角出现在一系列事件中,众议院调查人员正与本周将作证的多名证人一道仔细审查。

  他当时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并向乌克兰总统沃洛迪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表示,他曾试图说服特朗普释放援助,但未能成功。他当时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旁边是调查的两名关键证人,向特朗普简要介绍了他们在泽伦斯基就职后与他会面的情况。他亲自面对特朗普的指控,称他拒绝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以换取该国将调查其政治对手的保证。

  “这是老式的罗恩·约翰逊(RonJohnson),”共和党策略师、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前执行主任布兰登·斯科尔斯(BrandonSchoolz)说。“他的处境比大多数人都深,我不认为他害怕在那里。”

  作为外交关系委员会(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成员和乌克兰参议院核心小组的领导人,约翰逊多年来一直前往乌克兰,致力于与乌克兰官员建立关系。现在他被认为是掌握第一手信息的证人,他准备利用新发现的聚光灯为总统辩护

  在他的信中应众议院情报、监督和改革委员会的要求,约翰逊向众议院情报、监督和改革委员会的共和党高层发起了猛烈抨击,反对民主党领导的调查,称“这是一项协调一致的努力,目的是破坏特朗普政府,这一努力可能在2016年总统大选后第二天就开始了。”

  他挑出了亚历山大·S·温德曼中校,星期二作证的人作为一个可能的官僚去抓总统。温德曼上校周二作证说,他不是“从不特朗普”,作为一名被指派到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军官,他完全是无党派的。

  约翰逊先生过去一直直言不讳地主张保护告密者和监督2015年的听证会他强调了他们的重要性。他当时表示:“这是我们改革政府、改革官僚机构的唯一途径,那就是如果人们知道这一点,如果公众对滥用权力和腐败大加指责的话。”

  但在周一的信中,他提出了一个警告:“不是所有的告密者都是平等的。”一份匿名举报者的投诉首次暴露了人们对特朗普和泽伦斯基之间通话的担忧。

  在周二的一次采访中,约翰逊说,新闻媒体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对一个根深蒂固的官僚阶层反对总统的担忧上,“令人失望”。“我真正的反应是,”他说,并不是那些恐惧,他补充说,他对温德曼上校“只有最大的尊重”。

  尽管如此,他继续说,他发现上校的一些证词“相当奇怪”。

  在很大程度上,他在参议院的共和党同僚在处理总统的乌克兰政策以及随后对这些政策的调查时更加克制。俄亥俄州参议员罗布·波特曼(RobPortman)打电话给总统,并成功地请求他释放对乌克兰的援助,从那时起,他就一直有条不紊地避开公众的注意。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通常是特朗普的辩护人,也是司法委员会的主席。他一直对自己有权进行反调查的请求置若罔闻,并试图将这批请求交给外交关系委员会(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主席、爱达荷州参议员吉姆·里希(Jim Risch),后者也表示反对。

  约翰逊先生跳了进去。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人吉姆·乔丹(Jim Jordan)在接受简短采访时说,他和俄亥俄州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交换了国会助手,后者是监督小组中的共和党人。上周,在更多证人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作证之前,乔丹向他的办公室“透露了一些细节”。

  “一件事导致了另一件事,这是一种自然的进展,”他说。

  在国内,约翰逊先生树立了一个不会放弃战斗的人的名声。周一,他的信中弥漫着这种声誉。在最初被告知特朗普将乌克兰的援助与对其政治对手的调查联系在一起后,他自由地承认自己赢了。有时他还声称,他对某些对话的记忆充其量只是模糊的。

  约翰逊详细描述了他与总统的一次会面,以及与椭圆形办公室三名弹劾证人的会面,包括驻欧盟大使戈登·D·桑德兰(Gordon D.Sondland)。约翰逊写道,他知道桑德兰作证说,总统指示代表团与他的私人律师鲁道夫·W·朱利亚尼(Rudolph W.Giuliani)合作。但是约翰逊先生说他没有这样的回忆。

  “他这么做是完全可能的,但因为我不是为总统工作的,”他写道,“如果有人提出,那条评论根本就不会在我这里注册。”




上一篇:2018年,庞大的“黑钱”组织推动了民主党
下一篇:波士顿市议会比赛重新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