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巴尔精心挑选的检察官告诉总检察长,他不能支持右翼理论,即俄罗斯案件是美国的情报机构。



  知情人士称,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Barr)亲自挑选的检察官负责审查美国机构如何调查特朗普总统2016年的竞选活动。知情人士表示,他无法向司法部检察长提供证据,以支持一些保守派的怀疑,即此案是由美国情报机构策划的。

a man wearing glasses: Attorney General William P. Barr speaks an event in Washington this week.

c Drew Angerer/法新社/盖蒂图片社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P.Barr)本周在华盛顿发表讲话。

  知情人士称,司法部检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的办公室联系了美国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检察官巴尔亲自邀请他领导对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可能的协调的调查。监察长还联系了几个美国情报机构。

  订阅“华盛顿邮报”最受欢迎的时事通讯:今天华盛顿邮报上最受欢迎的报道

  在霍洛维茨的问题中,知情人士说,一名与特朗普竞选顾问互动的马耳他教授,是否实际上是美国情报部门的一项资产,以诱捕特朗普竞选活动。这些人要求匿名,因为这位总检察长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但知情人士说,情报机构表示,这位教授不在他们的资产之列。达勒姆告诉霍洛维茨的办公室,他的调查并没有提供任何可能与监察长在这一点上的调查结果相矛盾的证据。

  监察长办公室、达勒姆和司法部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知情人士表示,霍洛维茨即将发布的关于俄罗斯调查的报告草稿中提到了之前未被报道的与达勒姆之间的互动。该报告的结论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有足够的理由启动对俄罗斯的调查。它将于周一公开发布。

  这可能反驳保守派的疑虑--巴尔最近几周与同事们分享了这种疑虑--霍洛维茨可能会过早地支持联邦调查局(FBI)对俄罗斯的调查,而达勒姆可能会发现更多的证据,尤其是在这位马耳他教授的问题上。

  然而,草案并不是最终的。监察长尚未公布任何结论,“华盛顿邮报”也没有审查霍洛维茨的整个报告,甚至是草稿。也不清楚达勒姆是否与总检察长分享了他的全部调查结果和证据,还是仅仅回答了一个具体问题。

  特朗普及其盟友无情地批评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是“政治迫害”,并推动对发起调查的人进行调查。特别顾问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Mueller III)接管了这项调查。他们一直热切期待着霍洛维茨报告的公布,希望拥有无党派声誉的监督机构能够证实他们的攻击。

  今年5月,巴尔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 News)表示,他所了解到的有关俄罗斯案件的一些事实“与官方对所发生的事情的解释不一致”。他拒绝说得更具体些。美国司法部发言人Kerri Kupec在一份声明中说,针对最近有关巴尔对即将发布的总检察长报告持怀疑态度的报道,司法部的调查“是司法部的功劳”。

  库佩克说:“他的出色工作揭示了美国人民不久将能够自己阅读的重要信息。”“人们不应猜测,下周应亲自阅读报告,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上观看监察主任的证词,并就这些重要事项得出自己的结论。”

  知情人士说,霍洛维茨的报告草稿得出结论,政治偏见并没有影响负责调查的联邦调查局高级官员如何处理此案。但特朗普及其盟友在批评该局时,可能会强调令人不安的不当行为。

  知情人士说,特别是,霍洛维茨的团队发现,FBI申请延长外国情报监视法院(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y Court)的逮捕令,以监视前特朗普竞选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申请中存在疏漏。

  这些申请至少部分依赖于前英国情报官员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提供的信息,他受雇于一家反对派研究公司调查特朗普。为希拉里·克林顿总统竞选工作.

  斯蒂尔依靠一个消息来源和子来源网络,声称他掌握了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政府之间关系的信息。他把情报交给了联邦调查局。

  知情人士称,FBI特工在采访斯蒂尔的一个子消息来源时发现,斯蒂尔的信息并不完全可靠。斯蒂尔曾表示,斯蒂尔的信息是需要进一步调查的原始情报。知情人士说,霍洛维茨在他的报告草稿中认定,FBI在后来的一些申请中未能传达同样多的内容。

  这些遗漏虽然很严重,但显然并没有使霍洛维茨认为延期申请本应被驳回。对总检察长来说,就外国情报监视法院的裁决进行判决是不寻常的,因为他的工作是审查这些信息是如何收集和提交给法院的,而不是FISA法院是否应该批准或拒绝具体的申请。

  霍洛维茨还发现联邦调查局的一位低级别律师凯文·克林斯史密斯,篡改电子邮件知情人士说,这被用作搜查令申请程序的一部分--杜伦目前正将其视为一种潜在的重大不当行为,将其视为一种可能的犯罪。

  克林顿史密斯,谁还没有回应有关总检察长的调查结果,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共和党批评联邦调查局。霍洛维茨在之前一份关于FBI调查克林顿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的调查报告中发现,这位律师发送的信息表明她不喜欢特朗普,其中一封说“万岁抵抗”(Viva le电阻)。

  当被监察长问及这些信息时,克林顿史密斯说,其中许多都是笑话,他不让他的政治观点影响他的工作。知情人士称,霍洛维茨的报告草稿批评另一名参与俄罗斯调查的低级别联邦调查局特工粗心大意,但具体原因尚不清楚。

  霍洛维茨的报告详细阐述了俄罗斯展开调查的原因--在执法界被称为“预测”。澳大利亚政府之后,该局就这么做了。把乔治·帕帕佐普洛斯的消息传给美国特朗普的一位竞选助理曾夸耀说,俄罗斯对克林顿有政治上的污点。

  在此之前,人们公开知道克里姆林宫入侵了民主党的电子邮件,窃取了可能会损害克林顿竞选活动的信息。帕帕佐普洛斯被马耳他教授约瑟夫·米夫苏德告知了可能的污垢。

  美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表示,他们有义务跟进这一似乎令人震惊的消息。开展调查的标准很低。联邦调查局官员只需要一个“明确的事实基础”,就可以相信存在着可能的犯罪活动或对国家安全的威胁。美国官员怀疑米夫苏德与俄罗斯情报部门有联系。

  帕帕佐普洛斯承认自己在与米夫苏德的交往上向联邦调查局撒谎,但他声称,他相信米夫苏德是某种西方情报资产,他是被陷害的。

  知情人士说,霍洛维茨询问美国情报机构,以确定这一说法是否属实,也没有发现米夫苏德是美国资产的证据。知情人士说,他还联系了达勒姆,看看检察官是否发现了可能与评估相矛盾的任何东西,达勒姆说,他没有这样的证据。

  最近几个月,巴尔似乎对米夫苏德(Mifsud)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米夫苏德是一位隐秘的人物,两年前在意大利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浮出水面。总检察长与外国情报官员举行私人会议在达勒姆的调查中寻求他们的帮助,他特别向意大利政府询问了他们对这位教授的了解。意大利官员告诉他,他们与此事无关。

  目前尚不清楚霍洛维茨是否已经调查了米夫苏德与美国以外的其他西方国家政府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不过熟悉他的报告草稿的人士表示,这并不能证实帕帕佐普洛斯对这位教授的指控。

  巴尔可以正式反对霍洛维茨的任何断言--尽管他不能命令独立监督机构改变任何事情--因为监察长的报告草稿正在定稿。近几周来,目击者就他们认为必要的变化给了Horowitz投入。

  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通常会提供书面答复,有时还会对监察长的结论提出异议--尽管一般情况下,这是在监管机构指控不当行为时发生的,而且司法部认为自己必须为自己辩护,而不是当监察长计划清除司法部或联邦调查局的不当行为时。巴尔也可能会拒绝正式表态,但可能会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公开表达他的怀疑态度。




上一篇:希拉里·克林顿在霍华德·斯特恩的新采访中谈论特朗普、格雷厄姆、桑德斯和性
下一篇:佩洛西宣布全力推进对特朗普的弹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