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上一任首席大法官如何处理对美国总统的弹劾审判



  20年前,首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WilliamRehnquist)主持参议院对一位总统的审判时,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首席法官约翰·罗伯茨如果美国众议院弹劾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参议院的审判也已启动。

  

a man standing in a room: UNITED STATES - FEBRUARY 12:  IMPEACHMENT VOTE--U.S. Supreme Court Chief Justice William Rehnquist leaves the Senate chamber for the last time after the vote .  (Photo by Scott J. Ferrell/Congressional Quarterly/Getty Images)

 

  斯科特·费雷尔/CQ-点名/盖蒂图片美国2月12日:弹劾投票--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威廉·伦奎斯特(WilliamRehnquist)在投票后最后一次离开参议院。(斯科特·费雷尔/国会季刊/盖蒂图片社摄)在如此公开的环境中找到首席大法官,这与他在政府秘密的第三部门中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摄像机被禁止进入最高法院的诉讼程序,法官们在公开讲话时,对内部讨论或意见分歧持谨慎态度。

  正如伦奎斯特早在1999年对参议员们说的那样:“我经历了一种自然的文化冲击,当人们从最高法院结构非常严密的环境转移到我所称的,因为缺少一个更好的说法,参议院的环境就越自由。”

  伦奎斯特1998和1999年的信件,载于他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档案中,揭示了当时首席大法官权衡的一些难题和他所引起的关注

  20年前,首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WilliamRehnquist)主持参议院对一位总统的审判时,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首席法官约翰·罗伯茨如果美国众议院弹劾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参议院的审判也已启动。

  

a man standing in a room: UNITED STATES - FEBRUARY 12:  IMPEACHMENT VOTE--U.S. Supreme Court Chief Justice William Rehnquist leaves the Senate chamber for the last time after the vote .  (Photo by Scott J. Ferrell/Congressional Quarterly/Getty Images)

 

  斯科特·费雷尔/CQ-点名/盖蒂图片美国2月12日:弹劾投票--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威廉·伦奎斯特(WilliamRehnquist)在投票后最后一次离开参议院。(斯科特·费雷尔/国会季刊/盖蒂图片社摄)在如此公开的环境中找到首席大法官,这与他在政府秘密的第三部门中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摄像机被禁止进入最高法院的诉讼程序,法官们在公开讲话时,对内部讨论或意见分歧持谨慎态度。

  正如伦奎斯特早在1999年对参议员们说的那样:“我经历了一种自然的文化冲击,当人们从最高法院结构非常严密的环境转移到我所称的,因为缺少一个更好的说法,参议院的环境就越自由。”

  伦奎斯特1998和1999年的信件,载于他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档案中,揭示了当时首席大法官权衡的一些难题和他所引起的关注

  他的担忧范围很广,从参议院规则的错综复杂,到他能否因为把他的黑色长袍(著名的袖子上饰有金色条纹的)捐给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而获得税收减免。

  对伦奎斯特来说,坐在参议员木桌上方的讲台上的经历是鼓舞人心的。“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它让我有机会亲眼目睹参议院的行动,”1999年1月,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接受为期五周的审判时,他写信给一位朋友。

  伦奎斯特于2005年去世,罗伯茨接任。他是一位业余历史学家,1992年写了一本关于弹劾的书。他理解这一刻的重要性,但也明白其中的主要角色是参议员。他认为自己的角色主要是部长级的,而且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位参议院议员。

  “有几次,当被问到我在审判中做了什么时,”伦奎斯特写信给内华达州卡森市的一名男子,“我摘下了”吉尔伯特和沙利文喜剧歌剧“(Gilbert And Sullivan)的一页。尤兰蒂他回答说,‘我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而且做得很好。’“伦奎斯特几年前在他的长袍上贴上的金条纹,也是受到了艾兰斯的一个人物的启发。

  然而,伦奎斯特也呻吟着说,他仍然必须跟上最高法院通常审理的案件,因此,正如他在一封信中所写的那样,“在某种意义上,审判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负担……我在法院没有被免除任何职责。”

  对一位美国总统的弹劾审判--在美国历史上只有两次--的严重程度,体现在“宪法”中具体提到由首席大法官主持。

  11月,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与弹劾调查中的证人举行了几次公开听证会。众议院调查的重点是特朗普说服乌克兰总统沃洛季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调查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他的儿子亨特(Hunter)。拜登可能是特朗普连任的民主党对手。

  众议院民主党关于弹劾条款的工作正式投票可能会在12月举行。

  如果众议院投票弹劾特朗普,将由参议院决定是定罪还是无罪,由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主持。这可能会给罗伯茨带来一些担忧,他越来越多地试图将法庭与夺取国家的政治两极分化分开。

  突然成为聚光灯

  1998年12月,当时由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弹劾了民主党人克林顿,部分原因是他的大陪审团否认与前白宫实习生莫妮卡·莱温斯基发生性关系。

  克林顿的参议院审判于1月7日开始,1999年2月12日结束,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二次这样的听证会。安德鲁·约翰逊总统1868年的审判是第一次,他--就像克林顿一样--被宣告无罪。定罪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的投票;要在众议院弹劾,只需简单多数票即可。

  根据参议院的规定,Rehnquist的具体弹劾文件以及其他参议院审判材料都不向公众开放。但是他处理相关问题的几个月的私人信件可以在胡佛研究所的文件中找到。

  审判前,伦奎斯特并不是一个熟悉的公众人物,尽管他从1972年起担任大法官(由理查德·尼克松任命),自1986年起担任首席法官(由罗纳德·里根提拔)。但是,当伦奎斯特开始主持全国电视转播的参议院审判时,他听到了老同学、前同事和普通公民对这次审判着迷的消息。

  很多人都写过他背不好的事。在审判期间,伦奎斯特会定期站着伸长,就像他在最高法院口头辩论期间的做法一样。来自阿拉巴马州莫比尔的一名女子给他送了一台萨克罗婚后支撑装置,而来自密苏里州独立的一名男子则向他承诺要开一家酒吧。

  当时74岁的伦奎斯特(Rehnquist)对后者的回答是:“在弹劾审判开始后,至少还有十几个其他的后遗症患者寄给了我。”

  首席大法官还成为幽默作家,如戴夫巴里和深夜漫画如大卫莱特曼,特别是那些非传统的黄金条纹。然而,参议员和法律分析人士称赞伦奎斯特采取了一种公平的做法。他的第一项裁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因为他反对共和党众议院管理人员为克林顿定罪提供理由。

  在这种情况下,伦奎斯特支持民主党爱荷华州参议员汤姆·哈金(TomHarkin)对众议院管理人员将参议员称为“陪审员”的反对。Rehnquist宣称,“参议院不仅仅是一个陪审团,而是本案中的一个法庭。”

  在Rehnquist的个人信件中,Harkin给Rehnquist写了一封信,要求他对众议院经理询问潜在证人采取一定的限制措施。伦奎斯特乞求了。

  在谈到参议院对弹劾案进行审判的规则时,伦奎斯特1月25日写道:“我不确定在参议院休会期间,我是否会发布你要求的那种命令。但假设我有这样的权力,我只想使用它……(当)显然是正当的时候。

  小哈里·F·伯德(HarryF.Byrd Jr.)曾是一名来自弗吉尼亚州的美国参议员,他在一份报告中告诉伦奎斯特,参议员们通常不喜欢听取其他参议员的意见,更不喜欢听取众议院议员的意见。伦奎斯特回答说:“多么真实!”

  在3月初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的芭芭拉·沃尔特斯(Barbara Walters)的采访后,伦奎斯特的一位朋友在法庭上抱怨莱温斯基公众对她的迷恋,她写道:“我无法阅读或观看任何一次‘莫妮卡’采访--这是多么令人悲伤的评论,六千九百万人会看电视节目。”

  伦奎斯特对克林顿的看法并没有出现在他的书信中。但他的档案中确实包括了白宫在1998年9月29日,也就是伦奎斯特10月1日生日前两天寄来的生日贺词,当时弹劾的可能性正在升温。

  这张便条似乎不是特别针对个人的。它被简单地写成“Rehnquist法官”,并说:“生日快乐!希拉里和我想在这个特殊的场合祝你一切顺利,祝你新年快乐、健康。”

  早期准备

  1998年9月,独立律师肯·斯塔尔提交了他的报告,详细说明了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关系,并列举了可能的众议院弹劾理由。

  那年9月,伦奎斯特还收到了一些人的来信,要求如果进行审判的话,要帮助他。1998年9月15日,华盛顿前最高法院律师尼尔·卡蒂尔(Neal Kat差尔)写道:“如果你有兴趣聘请一名兼职或全职法律办事员来协助你处理与弹劾有关的任何问题,我将很荣幸为你工作。”

  “正如你所预料的那样,”伦奎斯特在1998年9月30日回答说,“我希望只有当我到达那座桥的时候才能跨过那座桥。我会把你的信存档。”卡蒂尔最近表示,他不记得这些信件了。今天,他是最高法院的一名普通上诉律师,也是特朗普的著名批评者。

  当伦奎斯特结束他与参议院的工作时,他与史密森学会就他为这一历史性事件所穿的长袍进行了接触。

  “我肯定会考虑把我在参议院弹劾案中穿的那件长袍捐给史密森学会,”伦奎斯特3月份对史密森学会的秘书说。“如果你现在想要的话,请告诉我,我怎样才能得到减税,或者让别人花钱买一件新的长袍。”

  伦奎斯特显然得到了他减税所需的东西。一年后,根据美联社2000年关于大法官年度财务披露表的报告,首席大法官记录了他将这件长袍捐赠给史密森学会的记录。

  首席大法官指出,苏富比公司(Sotheby‘s)对这件长袍的估价为3万美元。




上一篇:Dc.电路设置背靠背弹劾相关案件1月3日
下一篇:司法部的选举年难题:如何调查特朗普团队